2021年第1期目录
浏览其它刊期:  
本期目录 本期封面 出版日期:2021-01-15
  

专题讨论

胎盘的结构及功能与母儿疾病
  张永清;陈丹青;  2021,37(1):1-3
<正>胎盘在胎儿和孕妇的健康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胎盘是最不为人类所知的人体器官。胎盘介于胎儿和母体之间,是维持胎儿生长发育的重要器官,具有物质交换、防御、合成及免疫功能[1]。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胎盘的发育对母亲和后代终身健康的重要性。胎盘形态和结构异常可导致各种胎盘疾病,如前置血管、产后出血、胎盘早剥、胎儿生长受限等[2,3];胎盘功能异常对母亲会导致胰岛素抵抗、子痫前期/子痫[4];对胎儿则造成早产[5]、胎儿生长和神经发育异常[6]。
  摘要[1688]  PDF
胎盘植入性疾病的定义、高危因素及流行病学特点
  黎静;唐琼;钟梅;  2021,37(1):3-6
正>胎盘植入性疾病(placenta accreta spectrum,PAS)是指胎盘组织不同程度地侵入子宫肌层的一组疾病,是产科危急重症之一,是引起产后出血、失血性休克、继发感染、水电紊乱、多器官功能衰竭及围产期子宫切除以及盆腔脏器损伤等多种并发症,并导致产妇及新生儿死亡的重要原因[1,2]。近年来由于PAS的发生率快速上升,严重威胁孕产妇健康,因此,了解PAS的高危因素以及流行病学特点,有助于预防和降低PAS发生风险,
  摘要[1430]  PDF
胎盘植入性疾病的分类及诊断
  陈洪琴;周容;  2021,37(1):6-9
<正>胎盘植入性疾病(placenta accreta spectrum,PAS)是一个日益严重的产科问题,随着剖宫产、宫腔手术、高龄孕妇等相关因素的不断增加,PAS的发病率逐年增加,为孕产妇的生命安全埋下巨大隐患。正确认识PAS的分类及诊断是处理PAS的重要前提。1 胎盘植入性疾病的分类1.1 根据病理检查分类根据绒毛组织侵入子宫肌层深度的病理检查结果,PAS分为三类:①胎盘粘连:绒毛组织仅与子宫肌层表面接触,并未侵入肌层,
  摘要[1583]  PDF
胎盘植入性疾病保守治疗的指征及方法
  尹建蓝;陈慧;  2021,37(1):9-12
<正>近年,对胎盘植入性疾病(placenta accreta spectrum,PAS)的诊断和管理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研究建议,除了坚持采用基于产前影像学的选择性剖宫产子宫切除术的常规方法外,应综合考虑团队医生的经验、患者需求、生育力选择等情况选择更合适的方法[1]。采取保守治疗,可保留生育功能,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有研究提示,PAS予保守治疗的患者中有75%~80%避免了子宫切除[2]。1 保守治疗的指征
  摘要[1436]  PDF
胎盘植入性疾病手术治疗的指征及方法
  阮洁;刘兴会;  2021,37(1):12-16
<正>胎盘植入性疾病(placenta accrete spectrum disorders,PAS)最早在1966年由Luke提出,是一组疾病的统称,包括胎盘粘连(placenta accreta)、胎盘植入(placenta increta)和穿透性胎盘植入(placenta percreta)三类。前次剖宫产史及前置胎盘为胎盘植入最常见的高危因素,而同时符合这两点、且胎盘附着于原子宫瘢痕部位者,在中国定义为凶险性前置胎盘,
  摘要[1453]  PDF
胎盘残留与妊娠滋养细胞疾病的甄别
  张立阳;李佳钋;乔宠;  2021,37(1):16-18
<正>胎盘残留(residual placenta)是产后30分钟胎盘未完全排除而残留于宫腔内的产后并发症,它是引起产后出血、宫腔感染的主要原因[1]。妊娠滋养细胞疾病(gestational trophoblastic disease,GTD)是一组来源于胎盘滋养细胞的疾病。根据良恶性进行分类,其中良性滋养细胞疾病包括完全性葡萄胎、部分性葡萄胎、滋养细胞超常反应(exaggerated placental site,EPS)以及胎盘部位结节;
  摘要[1505]  PDF

临床病案讨论

阴道分娩后胎盘滞留6天,寒颤伴发热3天,心慌气促半天
  黄楠;周容;张力;  2021,37(1):19-22
<正>1 病历摘要患者,39岁,因阴道分娩后胎盘滞留6天,寒颤伴发热3天,心慌气促半天,于2020年7月28日急诊转入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妇产科。患者于2020年7月22日于外院足月孕阴道分娩壹男活婴,胎儿娩出后35分钟胎盘无剥离征象,阴道流血少,遂行人工剥离胎盘术,发现胎盘大部分与子宫壁致密粘连,人工剥离困难,仅剥离出胎盘组织约100 g。产后2小时25分钟突然出现大量阴道流血,量约900 ml,遂予宫腔球囊压迫止血,
  摘要[1552]  PDF

指南解读与专家共识

加拿大妇产科医师协会“妊娠期糖尿病指南(2019)”要点解读
  陈露露;石海君;漆洪波;  2021,37(1):23-27
<正>近年来妊娠期糖尿病(GDM)发病率逐年上升,加拿大研究发现,10年之间GDM和妊娠前糖尿病(包括1型和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分别从2.7%和0.7%增至5.6%和1.5%[1]。2014年我国GDM发病率高达18.9%[2]。GDM导致不良母婴结局(肩难产、剖宫产、大于胎龄儿、早产和新生儿严重畸形)的风险增加[1]。2019年